朋友圈,加入应洁的营销团队的。5

2017-09-28 18:56

今年5月底,胥先生的前同事张钦给他发来一条微信,说其老婆应洁在给中石化销售加油卡,九折优惠,优惠的钱现场返回,也就是说你买1000元加油卡,只要支付900元现金(购买的量大还有优惠),而且这个加油卡可在中石化各网点加油。

胥先生想着帮帮老同事,随手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了一下。没想到,第二天就有朋友向他询问买卡的事:我就问张钦,怎么买?张钦说,你把钱打过来,我们把卡给你,就这么简单。

几天后,先后就有24个人向胥先生转账3万元购卡。胥先生顺手把钱转给了应洁,7天后,他到应洁的家中拿回了26张加油卡,的确是按9折付款。应洁还说,会给胥先生一笔佣金,5%起点,销售量越大,佣金比例越高,每月结算一次。

胥先生把26张加油卡发给24个朋友后,大家都很满意。他逐渐对应洁的许诺心动了:反正这个生意也不需要我到处搞推销,每天都会有人找我买卡。我帮他们转转手就能拿点佣金,也很不错。

同样动心的还有李先生,他是通过微信朋友圈,加入应洁的营销团队的。5月26日,李先生第一次向应洁购卡:付款1.8万元,拿回了2万元加油卡。实际上,这1.8万元是李先生9个朋友的,其中一家物流公司老板买了两张5000元的卡。这家物流公司有几辆大集卡,1万块钱的油,跑几趟就没了。李先生说。

不过,实际加入之后,李先生才发现应洁的佣金并不是那么好拿的,条件甚至有点儿苛刻,她要求李先生每天都要向她的账户里转入至少5万元。为了保证佣金到手,李先生就跟那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商量,以每天5万元的节奏,由李先生代他向应洁购卡。而李先生实际往应洁账户转入的款项有时达到20万元。此外,应洁还告诉李先生,转款当天并不能马上拿到加油卡,一般都要等几天后才能拿到。

这一天,李先生原本应该拿到6月10日转账的11万元所买的加油卡了,卡面金额全都是1000元一张。但应洁说,这些小面额的加油卡因为买的人太多,供应不上,需要等几天。李先生对此深信不疑,仍然继续向应洁转账,一直持续到6月23日。期间,他仅从应洁处拿到过一批面额5000元一张的加油卡,总计20万元,其余面额1000元的加油卡一直2017香港六宝典资料大全拖欠着。

6月23日,李先生、胥先生要拿卡了。应洁在电话里告诉他们:这批卡总共6000多张,由中石化北京总部制作,制卡人将带着这些卡,乘飞机来上海,估计当天中午到。然而,到了中午,应洁又来电话说,因为这批卡在首都机场不能通过安检,对方改乘高铁来上海,并把车次告诉了大家,称火车将于24日上午10点21分抵达虹桥火车站。

24日中午,应洁再次来电,称这批卡已到上海,他们已经拿到了。李先生要求立即过去拿卡,但应洁说,暂时还不能把卡给他们,因为卡是北京的,需要集中修改加油卡上的地域信息。

24日下午,应洁又跟李先生等人说,卡不能亲手交给大家,要通过快递公司发货。她正在虹口区塘沽路一家快递公司办理。李先生等不及了,下午3点多,直接找到了塘沽路这家快递公司,的确看到应洁坐在那里填一大堆快递单子,以为真的要发快递,又相信了。

但直到25日,这批加油卡还是没到李先生等人的手上。此后2天,李先生与应洁、快递公司进了数次沟通,但依然没拿到卡。

27日上午,应洁给李先生打来电话了,叫大家去局门路某号拿卡。我们赶到时,那里已经聚集了20多个人,都是来拿卡的。本来说好下午2点40分拿卡,可是一直等到5点多,应洁才出现,她说她还是没有拿到卡,然后就带着大家去她上家那里拿卡。

应洁的上家租住在塘沽路一条弄堂里,跑过去才发现,上家人不在。应洁说,她被骗了,大家报警吧!应洁称,她被骗的金额共有475万元。

28日当天,胥先生等人又找到张钦、应洁双方的父母家里,发现两家人也都没了踪影。

事实上,直到事发,无论是胥先生还是李先生,都没能从应洁那里拿到一分钱佣金。